去年六月殺去看NSG時小花的退團歌劇就已經品切,
害我念念不忘的拜託過很多人去找都找不到, 沒想到居然給在紐約的朋友買到(爆)
所以為了慶祝行情決定來翻譯小花的百「花」事典~


不知道是不是退團慶祝行情,至少有一半內容跟阿姨有關(笑)
照例破爛翻譯,請鞭小力點(頂鍋蓋飛逃)

小提琴:
記載在寶塚おとめ的特技欄中,現在已經幾乎不拉了(笑),
不過我想應該不是全部都忘光,如果有時間的話想當作興趣來玩~

(現在社長業務這麼忙還有時間玩小提琴嗎?)(爆)

W-Wing:
這個公演是以TakakoSan對13人的模式所構成,
第一次以Live Show的形式來演出, 想要營造出和觀眾席溶為一體的感覺,
是個充實的公演,充滿豐富而有趣的內容,
特別是當TakakoSan扮成類似「滿天星大夜總會」中Hana Chan造型的 Taka Chan
場面實在非常有趣,TakakoSan和觀眾門都好像被釘住般動彈不得。

(是啦除了這個有趣的畫面之外你最怨念的就是親愛老公受傷了吧)(茶)

伊莉莎白:96年雪組,98年宙組
雪組公演時才研五,就遇到這種大角色的挑戰,真的是有各式各樣的事情需要學習,
雖然非常辛苦,但也收穫很多的公演,再演時感受到和初演完全不一樣的事情,
但煩惱及痛苦和初演時是相同的,苦苦思索的過程是很好的經驗,
果然「伊莉莎白」是我在寶塚生活中佔有重要位置的作品,
我從心裡感謝在這個角色中所學到的種種。

(大概也不可能有人跟你一樣可以演兩次了吧,不過至少阿姨從兒子進步到老公了)(爆)

お花の涙で原稿が見えませぬ(在原稿中可以看到小花的淚水):
小花幫歌劇寫了兩次「繪與文」,01年1~3月的「繪」是貴羽右京和朝菜いるみ,
第一次的「繪與文」是在雪組時代的「小花的雪繪卷」,刊登在94年4~6月號
不論如何都要努力收集花絮,當然寫文章也是很辛苦的,但收集花絮是最困難的,
如果收集到很多花絮時寫起來就會很快樂


仮面のロマネスク:97年雪組大劇場,跟高嶺爸爸一起演,是「危險關係」的原作
在看過原作改編電影的狀態下,感覺上是很有趣的作品,男主角對許多女性甜言蜜語,
在寶塚中是很難得的,メルトゥイユ侯爵夫人(小花角色名)是有特殊性格的女性,
實際演出時非常有趣,同時在這個公演中也唱了許多寺田瀧雄老師的作品,令人非常高興

(這齣是爸爸的退團作沒錯吧~當年阿姨還是個傻楞楞的三番)

君となら、同じものを探し、同じものを見つめて行くことが出来る
(我是為了和你一起探尋並看見同樣事物而出生的):NSG
我到現在為止,一直都和TakakoSan看著相同的方向,
和TakakoSan在舞台上搭配一起並肩而行,
在最後公演的角色中能說出這樣的台詞,實在有很深的感慨

(這種台詞根本就是昭告天下咩兩位)

郝思嘉:94年5月雪組大劇場新公(本公一路)、04年宙組全國擦
新人公演時,有著要求自己用盡全力投入、一個人持續努力的回憶,
在公演中和周遭的大家一起努力,學到很多重要的事情。
宙組公演時,痛切感受到這個角色的困難,在電影或舞台中客觀來說郝思嘉都不可憎,
是個可愛的女性,要實際表現出她的特性真的非常困難,
不是單純的任性女性而已,這點在演出中必須牢記在心。

(是說你們倆夫妻的郝思嘉跟白瑞德實在太沒說服力了…)

杜蘭朵:02年宙組大劇場
是從著名歌劇所改編的作品,在不能破壞大家心中對杜蘭朵的印象下小心的演出,
在係開始之後20分鐘才登場,又是非獨唱不可的長曲子,
每天都對這樣的場面感到緊張,音域廣闊的曲子很多,和伊莉莎白的難度又不相同

(是說還好是你救了這齣戲啊花老闆,阿姨跟木頭差不多…OTZ,雖然最後春夢那邊很讚啦(爆))

虹のナターシャ:96雪組大劇場,此公演中第一次上銀橋獨唱
ナターシャ是個講話比較男孩子氣、有些不同的女性,個性很單純快樂的角色,
因為是第一次走銀橋獨唱,有著每天都以必死態度渡過的記憶

(看來爸爸在你心中也有很重要的地位啊~披露目跟退團作都提到了)

ハナ:小花的愛稱、來自藝名
要說固定的愛稱還是Hana,在音校生時期,
同期就以和本名完全不同的愛稱來稱呼我, 現在的話是「Hana」或是「O Hana」,
下級生大多叫我「Fusa San」

(這個愛稱取的好啊,真的就是如花一般的美人~)

飯桶:04年宙組大劇場
歌劇魅影是有舞台也改編成電影的有名作品,我也對克麗絲汀這個角色有很多想法,
說起來,這個飯桶受惠於和一般熟知版本不同,所以沒有太多先入為主的觀念,
可以有比較多的塑造空間,克麗絲汀以艾力克期望的「天使歌聲」、
用母性來包容孤獨的艾力克是最重要的

(不過這個角色對你來說實在太沒難度啦,倒是阿姨第一次演得這麼好)(爆)
(這也是我宙組生舞台的初體驗啊~~)

二人だけの戦場:94年雪組BOW
這個作品從頭到尾是從零開始的角色塑造,非常恐怖的困難,
但在這同時也體會到演戲的樂趣所在,這個公演可說是我的原點,
到現在我還是以和當時相同的態度來面對演出,非常感謝正塚老師教會我許多事情,
也是我和演出哥哥的Takako San第一次有對話的公演,有著許許多多回憶的作品

(就知道一定會提到定情作)(爆)

凡爾賽玫瑰:91年月組初舞台、01宙組
初舞台時,能接近憧憬的上級生感到很快樂,
同時也體認到自己是公演一員的責任感,
對持續一個半月的公演感到辛苦,是個有嚴重壓迫感的公演,
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遭遇,受到許多不同衝擊的初舞台。
宙組再演時,每天都感受到拔辣對寶塚是個非常特殊的公演,
觀眾席的氣氛和平時很不相同,在舞台上也可以感受到這個作品的巨大存在感,
必須全力以赴展現寶塚真髓的公演

(我愛死最後一場「再見法蘭西」那邊了,前面…就算了)(爆)

香港公演:98年宙組
在完全沒有化妝交替(化妝替え)公演經驗下,又在不熟悉的劇場,中間休息時間好像戰場(笑)
是初次海外公演,不但食物美味,能在旅館和劇場近在眼前的良好環境中公演實在非常高興,
能和到目前為止從未一起演出的人一起創作作品感覺很刺激,
大家都拼了命的稽古,心也自然的團結在一起

(這根本就是你跟阿姨不是你跟姿月的新婚旅行吧…那個排練閃光彈不知道炸死多少風扇)(茶)

瑪麗:泡沫之戀,93年星組新公初主役,00年阿姨先行披露全國擦
第一次在新人公演中擔當大役,如醉如夢的演出,
這也是我在星組最後的公演,有許多深刻的回憶,
光聽主題歌的前奏就覺得雀躍的鍾愛作品, 在宙組知道要再演時十分高興,反過來說,
已經是上級生的我很擔心沒辦法表現出瑪麗年輕的純真和清麗,
雖然很苦惱,但是還是很高興能再演這個角色

(另外一半是終於可以名正言順的跟老公拉不拉不的感動吧)(爆)

Revue傳說:
在秀中第一次演出從頭貫串到尾的角色,在激烈的舞蹈之外感覺不到其他痛苦,
故事中JIJI展現出自然的存在感,舞台上自由的舞動,
非常喜歡登場的時刻, 雖然最後JIJI去世,但心情很溫暖的作品

(那就不要再回憶阿姨要踢你的地方啦~)

蕾歐蘿娜:
能夠死在TakakoSan懷中實在很幸福(笑),為了深愛的人願意自己服毒自盡,
蕾歐蘿娜可以說是代表「這就是寶塚娘役」的角色,至今演過許多不同角色,
感覺上這是最接近寶塚娘役的角色了。

(這個故事雖然不甚高明,但是夫妻拉不拉不根本讓台下鼻血流成河)(爆)

和央ようか:
不只是做為舞台人、日常中也十分值得尊敬,是那樣真誠正直的人,
真的非常感謝學習到很多事情,我覺得是因為和Takako San相處而造成今日的我。

(就知道最後一定要提到老公,而且又開始敬語+誇讚滿天飛啊)

大家可以自己算算到底有幾條跟阿姨有關(茶)

既然有同學點名要看組長副組對小花說的話,那我就放在下面囉~
美鄉爸爸:
總而言之是個很了不起的舞台人,存在感和實力是不可動搖的,
Hana除了自身的魅力之外,在各式各樣的角色中也自然而然的襯托出相手役,
在旁邊看到真是覺得十分了不起。
平時的Hana和舞台上一樣都是凜凜的女性,但是有時候也會有有趣的失敗,
這種落差也是一種魅力,這種可愛的部分也會很好的反應在舞台上。

壽司叔叔:
看到演出時的Hana其實不是在演出,總會有她就是劇中人物的錯覺,
對角色詮釋的非常深入,總是能把困難的事情加以簡化,
不過當她不能簡化的時候,那種落差是最可愛的,
通常有很振作的部分,也有很天然的部分,兩種極端也正是她的魅力所在,
我們同時在寶塚中度過的時光可說是我人生中的寶物~
(兩位根本就是絕口不停的誇讚鄰家玩伴老婆的感覺啊,尤其是壽司叔叔~)(茶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ensuik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