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說在櫃子裡翻翻找找摸出這個talk show,
完全沒有印象我到底有沒有看過,翻了翻家裡…好像沒有寫報告那應該就沒看過,
所以就給他來寫一下好了~~

首先當然是挨拶,兩人都非常得體的跟飯們打了招呼,小花還說是第一次感覺心跳的很快,
(是說她好像真的沒參加過這種talk show…)
主持人問說兩位對這種talk show很拿手嗎?阿姨回答:完全不行,因為會很緊張
(可是阿姨你真的是很會講話的ホストㄟ~)(爆)
阿姨今天的上衣很像学ラン服,不過下擺是圓弧造型有腰身,
扣子開法也是女生式,還被主持人笑說很像學生,
小花則是一件藕色的無袖連身洋裝,小花說這個顏色有種氣氛,
主持人問說到底是哪種氣氛,小花居然回答:我不知道(爆)
主持人請兩位就坐之後talk show就開始了~~

第一個問題:公演開始大約三週了(收錄日是04/06/07在寶塚ホテル)今天對演出有什麼感想呢?
阿姨(楞一下):え?(因為服務生上來送飲料,阿姨的注意力可能放在飲料身上)(爆)
阿姨:公演只有三週,今天還是感覺好像初日一樣,以第一次演出的心情來面對,
今天又一次經歷了飯桶的一生感覺很幸福。
問:每天起床的時候有「今天也要努力當飯桶喔!」的氣勢嗎?
阿姨:雖然起床的時候沒有這種感覺,但是坐在化妝前時就會有這種感覺(笑)
問:花總桑的感覺又是如何?
小花:因為是部大作、很棒的公演,雖說每齣公演都是這樣,果然還是有緊張感
問:看起來好像游刃有餘的樣子
小花:不…完全不是那麼回事
問:大家在初日時起立致敬了…當時的反應?
阿姨:被嚇到了!真的被嚇到了!在記憶裡面只有千秋樂時有這種經驗,
初日真的是第一次,然後想說這下要怎麼辦?(爆)
當幕拉開時看到大家都站起來的時候真的被嚇到了
問:那感覺如何?
阿姨:感覺非常高興,因為是初日,致詞還是會緊張,非常幸福,有種「終於辦到了」的感覺
問:「這就是開始日了」花總桑的感覺如何?
小花:看到客席亮起來時滿座的觀眾,充滿感謝的心情,大家一直拍手,感覺非常高興,
也會有「加油!!!」的想法
問(現場觀眾):今天觀劇時有感動到流淚嗎?現場很多人舉手~
阿姨笑:我也流淚了~ 

問:當聽到要演飯桶的感覺是什麼?
阿姨:え?真的嗎?開玩笑吧?飯桶?是那個歌劇院怪人的飯桶?
問:有看過飯桶嗎?(阿姨:有)在看的時候沒有覺得「這個寶塚也可以演」嗎?
阿姨:沒有,雖說是沒有,但是會想說「對寶塚來說會是個好題材吧~」
不過想到臉上有傷疤、又要戴面具遮住臉,就感覺很不寶塚,大概出現了十個驚嘆號吧!
(我就說這齣一定會跟伊莉莎白一樣被演到爛啦~)
問:花總桑,以娘役來說克麗絲汀有最棒的氣氛吧?
小花:說到克麗絲汀,又是飯桶這個題材,要演出還是嚇到了
問:跟和央桑不一樣的驚嚇嗎?
小花:不,是一樣的,飯桶的話,會有「是那個飯桶嗎?」的感覺,聽到時真的不敢相信
問:聽到要演出的時候很高興嗎?
小花:是很高興,但是也有不知所措的感覺,尤其又聽到跟ALW版完全不同時,
「啊~該怎麼辦呢?」很不可思議的感覺
問:被說是「像天使般的歌聲」呢~
小花(笑):是很拼命的想要塑造出這種感覺,希望能夠把自己的真誠送到飯桶心中,
所以在唱歌的時候特別想要強調這種「拼命努力」的感覺
問:對飯桶來說有聽到天使的聲音嗎?
阿姨:聽到了喔(回答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)有看到翅膀和天使光環
小花(瞬間):開玩笑吧~這個絕對是開玩笑~~(而且笑得還很不好意思)
阿姨:真的真的~真的~~
問:對和央桑來說要如何詮釋飯桶呢?
阿姨:在沒有雙親的情況下,在成長的部分需要注意很多小細節,飯桶雖然被視為怪人,
但是也還是個人類,想表現出一個孤獨的人多麼想要存在在舞台上的感覺
問:把半邊臉遮起來會不會覺得很奇怪?
阿姨:完全不會,全部遮起來也沒關係(爆)
問:面具有白青紅黑四種不同顏色,有什麼差別嗎?
阿姨:是要看氣氛來使用的,白色是在聽到克麗絲汀歌聲時和最後死亡時拉抬氣氛,
青色是最大的主要面具,有純粹和冷酷的感覺,黑色的話是體育系的戰鬥用面具(笑)
小花:體育系(笑)

問:那些從者是哪來的?(台下笑)
阿姨:撿來的,從很多地方,好來照顧自己,原本的劇本中就存在,
如果要以寶塚的角度來解釋的話,就是我(飯桶)是喜歡漂亮事物的人,
所以給從者們穿漂亮衣服然後唱歌跳舞(笑)
問:要是這樣的話就不會孤獨了
阿姨:說的也是喔,他(飯桶)的話應該是追尋戀愛吧
問:沒有女孩呢?
阿姨:女人禁止(爆)
問:所以在聽到克麗絲汀的歌聲後衝擊很大呢~
阿姨:是的,感覺聽到媽媽的歌聲
問:是以天使歌聲還是媽媽歌聲的感覺來演出?
小花:每天是以天使般歌聲的感覺演出,媽媽歌聲的話,音乃的演出比較有那種強度的感覺
阿姨(插話):(小花)早上的發聲練習有石破天驚的感覺,真的相當了不起,很想聽到整首歌曲
(小花不好意思笑)
就算是門關起來也還是有石破天驚的感覺
小花:但是也可以聽到Takako San的聲音 (阿姨:聽的到嗎?) (笑)
Takako San的發聲練習大多是一個方式吧~
問:這次的歌曲很困難吧
阿姨:的確是,這樣的發聲練習以普通公演的音域來唱是不行的,必須要特別加強
小花:可以聽得到呢~是一級棒的練習
問:兩位喉嚨可以負擔嗎?
阿姨:到目前為止很健康  小花:但是每天還是會緊張  阿姨:會緊張,早上時滿可怕的
問:有對喉嚨做什麼特別照顧嗎?
阿姨:…沒有,是怎樣的特別?
問:像是早上不要接電話之類的
阿姨:喔這個有,有時候晚上也會這樣
問:不吃辣嗎? 
阿姨:還是吃
問:跟伊莉莎白比起來,這次有什麼不一樣呢?
阿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轉頭看小花
小花(笑):我覺得感覺不同,伊莉莎白的歌曲量比較多,感覺好像一直在唱歌
這次是還有演戲跟台詞的部分,完全不同,當然跟Takako San演伊莉莎白時歌曲也是很難
(阿姨好像突然反應過來回應了一下然後笑出來)
阿姨:是這樣沒錯,感覺上唱歌的時候比演戲的時候多很多,當然世界觀是完全不一樣,
我覺得伊莉莎白的廣度比較大

問:這次的舞台感覺比較像恐怖故事
阿姨:阿…到底為何對人生憤怒我不太瞭解
問:傷疤是怎麼弄上去的呢?
阿姨:傷疤啊…傷疤是生下來的時候就有啦
問:可是フィナーレ的時候就沒有了
阿姨:那是想表達如果沒有傷疤的人生會怎樣(台下笑)(阿姨你真會轉)
問(一直笑):會是怎樣的人生呢?
小花(笑):很棒的花樣人生!
阿姨(笑):是啊~閃亮亮的~
問:在看的時候覺得(傷疤)好像是貼上去的吧?但是又好像有點浮起來的感覺?(真不死心還在問)
阿姨:…(沈默)…是怎樣呢? (然後看著小花)
問:沒有接觸到(皮膚)嗎?
阿姨:現在是滿健康的,舞台練習的時候有時候會紅紅的,
但是想到我本來就是帶著傷疤的就覺得沒有關係
問:從旁邊看起來是怎樣呢?
小花:因為沒有看到化妝所以不太清楚,但是桌上有很多東西,飯桶桑的Goods
問(笑):飯桶桑的Goods?
阿姨:飯桶桑的Goods的話…舞台稽古的時候真的是滿桌東西不知道該用哪個好
小花:是啊,全部都很重要呢
阿姨:是啊,面具啊傷疤啊,在舞台稽古中還在調整,
所以有非常非常多東西,有些是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
問:那時會不會想說如果弄錯的話會很麻煩?
阿姨:說的是,有時候會忘記戴面具(小花:發生過呢,阿姨笑)
舞台稽古的時候,在第二幕一開始划船的部分就把面具忘掉了,
一直到跟爸爸講話要爸爸出去那段大概有15分鐘吧…(阿姨笑)
問:在(飯桶)把面具拿下來時的尖叫真是厲害呢~
小花(不好意思笑):抱歉~嚇到大家不好意思~一開始看到劇本時,
背後(應該是組子們)傳來「好殘忍喔~~~」,我自己也覺得好壞…
也和老師討論過是不是要以失神或是其他的方式來表達,
但是老師說:「如果失神昏倒的話會一直留在台上這樣很困擾」,所以最後就以這種方式表現
問:很煩惱喔?
小花:很煩惱~
阿姨(馬上接話):是很~遲鈍呢!在舞台練習中本來是以讓Hana看到傷疤時就會「Kya~」的叫出來為目標的
小花:那請把傷疤多增加一些吧~~(還講了兩次)很希望能夠有更多驚人的傷疤(台下大笑)
不過可能觀眾們會被這樣的傷疤嚇到吧…所以最後是「先是嚇到、然後不停後退之後想要轉身逃走」,
孩提時代的飯桶傷疤比較驚人,不過大飯桶就好多了
阿姨:那是爸爸…小孩時期的確是比較糟,有一個個凸起(用手在左臉頰比畫),
大人之後的處置方式…
(小花:錯邊了,阿姨馬上換手到右邊)(爆)阿對是這邊…
是出生就有的傷疤,應該是媽媽吃了藥草的關係吧~
(小花:一般是要煮了才喝的吧)
那沒關係啦~~~(台下笑)
問:還有一個觀眾很想知道的,小船是怎麼操縱的呢?
阿姨:是以我的念力(小花笑)
問:這樣不會撞到牆嗎?
小花:有撞到啊~
阿姨:二階大概看不清楚,但是一階就會「撞到嗎?撞到嗎?」那天一階是「撞….到了」
問:所以是企業機密囉?
阿姨:那個是念力~

PS1.媽啦太長了所以分成兩篇...
PS2.進階編輯器真是他喵的難用...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ensuik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