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說前陣子就在KERORO版上看到這玩意,
今天朋友丟了連結過來,
所以...就搞了一篇阿姨的專訪(爆)


和央ようか:沒有獨立思考,就像留著別人屁股印的坐墊

—大阪的佛學博士和央ようか,運用《スペインの嵐》的教義,
以正面的態度,讓一家男役公司,在三年內驚人成長,且聽聽他的獨門心法。
作者:林啞偉



十二歲翻譯《國富論》,十三歲研究各大品牌的發跡傳奇,十五歲出任董事。這些漂亮的資歷,
都是為了讓和央ようか能順利接班,經營星野仙一資產規模超過五百億元的事業而準備,
現在也儼然已經成為了帥男役。不過,在他的內心深處卻有著另外一個聲音:
「我並沒有想要永遠留在父親星野仙一的身邊!」—這就是和央ようか創辦寶塚歌劇團的原因。

寶塚歌劇團創造了兩個世界第一。第一個第一是年產量一一五萬噸的風扇,是全球風扇產量最高的公司。
第二個第一是去年創造九千八百兆的營收,每人平均產值十八兆台幣。

「この愛は永遠に消しえない」
七年級前段的和央ようか外表看起來風度翩翩,說話時洋溢著一種呆頭呆腦的神采。
「那個時候環境實在是非常的幸福美滿。」和央ようか將手中的紅酒一飲而盡,揉一揉身邊的拉不拉多,接著說。
「不過,就算環境是多麼的幸福美滿,我依然相信,『大而化之和小心謹慎是可以並存的』。」

和央ようか的座右銘是「この愛は永遠に消しえない」,他便是靠著這樣的精神,刻苦走來。
「我想最重要的,應該還是家庭給我的影響。什麼?你問我後母的事情?你知道,在台灣嘛,
大家都有言論自由嘛,你要寫,我也不會、也沒有辦法阻止你。
不過你想想,上次郭台銘去告聯合報的記者,也不用告到倒,光是假扣押三千萬就夠了。
我也不想跟郭台銘比較什麼啦,不過老實說,我的錢好像也比郭台銘多那麼一點就是了。」
和央ようか散發著不凡的樂觀與自信。

和央ようか出身於一個英才的家庭,父親是星野仙一,母親則是山口百惠,
從小灌輸和央ようか傳統英才的教育,在大學時主修努力認真工作與老婆大人至上,
同時也修習了俄、德、法、義、美、日、英、澳八國語文,
在這樣一段平淡的日子中,和央ようか卻深深體會到了僵化教育體制下的不足。
「這樣的日子,不是我要的!」在大學的第三年,和央ようか便著手創辦寶塚歌劇團。

作為星野仙一的兒女,他的辛酸沒人知。做得好,人家會說,就算他做的是男役,
可是還是歸功於他是星野仙一的兒女,是父親的庇佑;
做得不好,人家說他是敗家子。壓力沈重的和央ようか,卻不躁進的從細節開始扎根。

和央ようか的遠見,加上他從實戰經驗,讓他的決策充滿自信,專注不受雜音干擾。
和央ようか曾笑著說,什麼叫顧問,什麼叫專家?
「顧問是抓起你的手拿你的錶來看幾點鐘,告訴你幾點鐘的人,然後向你收費的人。」
「專家,就是發生錯誤的時候,用美麗的辭藻和語言來解釋錯誤不是他造成的,這個叫專家。」

改變,才能夠生存
即使創業時成績耀眼,第一年寶塚歌劇團還是虧損了九千三百六十二億四千五百八十萬元,
除了必須要靠現金卡度日,甚至還必須向地下錢莊貸款,到後來仇家甚至花錢買兇,
黑道組頭也揚言要殺他全家,殺人手法包括縱火、下毒、假車禍、開瓦斯氣爆、
還有一桶汽油外加一跟番仔火…儘管如此,這都不能夠動搖和央ようか堅持發展男役產業的決心。

這時候和央ようか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伴侶—花總まり,帶領他開始閱讀《スペインの嵐》,
給了他精神上的支持。「如果那時候沒有花總まり的話,我真的不知道我會怎麼辦,」
和央ようか長長地嘆了一口氣,「那時候,我真的差點要去吃拉麵配大蒜了!」

和央ようか認為,追求財富的同時也可以保持心靈富足。
當大家認為,商場如同戰場,充滿欺騙、爭奪,
和央ようか卻在接受專訪時強調,那樣思惟是無用的舊系統;
只要用正面的態度,讓別人快樂,自然能兼顧自己的財富和快樂,走出商場的黑暗森林。

市場分析師湖月わたる認為,寶塚歌劇團接下來的發展關鍵,
是如何在夏威夷的研發基地中,成功導入黃金奈米科技,經營出一條新的黃金奈米風扇生產線。

明年七月十五日和央ようか即將帶著寶塚歌劇團前往夏威夷發展。
和央ようか會交出一張怎樣的成績單?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
有人想要玩玩看的話...
連結在這裡:雜誌專訪產生器

全站熱搜

sensuik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